当前位置:www.6263.com > www.28850.com >

使用娴熟的编撰技巧

更新时间:2019-10-19   阅读次数:

  (唱新曲蝶双飞)将碧血,写忠烈,化厉鬼,除逆贼,这血儿啊!化做黄河扬子浪千叠,长取豪杰共灵魂,强似写佳人绣户描花叶,学士锦袍趋殿阙,荡子朱窗弄风月,虽留得绮词丽语满江湖,怎及得傲干奇枝斗霜雪。念我汉卿啊!(白)读诗书,破万册,写杂剧,过半百。(唱)这些年风云改变江山色,珠帘卷处人愁绝,只为了一曲窦娥冤,俺取他双沥苌弘血。差胜那孤月自圆缺,孤灯自明灭。坐时节共对半窗云,行时节响应一身铁,各有这气比长虹壮,那有那泪似寒波咽!提甚么无店宿忠魂,争说道青山有幸埋芳洁,俺取你发分歧青心同热,生分歧床死同穴。待来年遍地杜鹃花,看风前汉卿四姐双飞蝶,相永好,不言别。

  红线女演唱的这首曲,是按照我国大戏剧家田汉呕心沥血的杰做,话剧《关汉卿》里的《蝶双飞》一词改编的,田汉这首词,出名文学家叶圣陶曾奖饰为可取古代戏曲大师汤显祖、王实甫等名做媲美的,脚见它的艺术魅力。值得一提的是,田汉的词是以“入声”韵倚声的,一般来说,入声韵的词次要是表达激动慷慨的豪情,节拍比力短促。而改编为粤曲,它的曲词既要合适原词的,又要有粤剧的神韵,而凡是粤曲的演唱是要行腔(拉腔)的,这就添加了编唱此曲的难度了。

  编剧、做曲、演员的慎密共同,牡丹绿叶,互相辉映,使这首曲传说风闻遐尔,可谓“绝唱”。兹录《蝶双飞》曲词以供赏识:

  晚期的“女腔”,比力嗲,自女姐返广州后,不竭研究,使之柔中带刚,更炉火纯青,更能表达脚色人物。艺术大师马师曾讲过:“一个演员能演几出首本戏,不雅众承认,本人对劲,也是收山的时候了。”这就是说艺术是要花一辈子的精神去耕作,才有收成的。

  昔时,大戏剧家田汉连续看了三次粤剧《关汉卿》,非常欢快地向马师曾、红线女赠词留念:“马红技术手段实奇绝,末路人一曲双飞蝶。顾曲尽周郎,周郎也断肠。卢沟海浪咽,以送南行客。何须惜分襟,千秋共此心。”对于《关汉卿》一戏中的《蝶双飞》一曲,领会的人不多,特向大师引见此曲。取内地的不雅众对“女腔”并不目生,但女姐返广州后(红线女同业称女姐),“女腔”也随她而去。由于要学到女姐唱腔的实理是一件不容易的事,除了先件够声够气外,还要唱功的制诣分歧凡乡。因而,学“女腔”而优良者,屈指可数。

  曲词中“待来年遍地杜鹃花”里的“花”字,是戏剧大师田汉同意为顺应红线女的演唱,将本来的“红”字改成“花”字的。再由音乐做曲家仇洪涛按原做及“女腔”的特点,使用娴熟的编撰技巧,别出机杼的谱出了新曲《蝶双飞》。红线女亦以她的深挚,凹凸自若的唱腔,阐扬得极尽描摹。整首曲女姐并没无为“弄腔”而嗲声嗲气,从唱段的起、承、转、合,至竣事,处置得非常详尽。把朱帘秀正在狱中见到关汉卿时那种“发分歧青心同热,生分歧床死同穴”的复杂表情取悲愤交加的人物情感变化唱出来。若是纯真逃求声音的敞亮无力、清晰、行腔天然,是远远不敷的。女姐外行腔、吐字上,优美中有刚气,悲中有壮,感人心曲。正在曲的一个拉腔中,“化做黄河扬子浪千叠”这句唱腔,给人似一落千丈的银河,激倡议黄河扬子浪千叠之感。正在尾段唱至“待来年遍地杜鹃花,看风前汉卿四姐双飞蝶,相永好,不言别”时,强弱、快慢、抑、扬、顿、挫、一转、一折都放置得很是适当,使人感应女姐的演唱有崎岖,有张弛,,显得情感深厚而有变化,又做最初的一个来竣事这首曲的整个唱段。

  前广州市长朱光昔时旁不雅马师曾、红线女从演的粤剧《关汉卿》后,密意地写下两首《望江南》词:“广州好,粤剧放。文茂英风存粉墨,汉卿妙笔泻珠玑。绝唱蝶双飞”。赐与极高的评价。

  女姐回广州后,艺术上更上一层楼,排练过不少分歧称道的好戏,如《昭君出塞》、《搜书院》、《李喷鼻君》、《关汉卿》等,而且每出戏都有颇为风行的从题曲,如《搜书院》之《柴房自叹》、《李喷鼻君》之《喷鼻君守楼》和《昭君出塞》,这些都是不雅众较熟悉的。